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们(獒龙)

第九集

两年的时间到底有多久呢?对于马龙来说,两年,他可以从一个国家队队员变成一个世界冠军;对于张继科来说,两年,他误以为自己学会了怎样隐藏自己的心事。

 

那天,尹指导找到张继科,告诉他说他可以参加今年的全国联赛了,这无疑是一个证明自己最好的机会,可是,自己已经将近两年没有参加过正规的比赛了,他心里有太多不确定,准确一点说,他还不敢。尹指导把张继科带到训练馆的后山上,带着二十个崭新的磁盘子,就说了一个字:“摔”。十几岁的少年到底还是害羞的,可是当他尝试着摔碎第一个盘子的时候,瓷片与山石碰撞的声音仿佛从远方带回了什么,让他忍不住又拿起第二个盘子,就这样,张继科手上的劲儿越来越大,当他用尽全身力气摔碎最后一个盘子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闪现出那双眼睛:带着想要与人亲近却又不敢的害羞,就像行走在森林里偶遇的一只小鹿。

“妈的,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啊。”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张继科第一次想起他,在省队训练的这些日子,张继科大脑的某些部分好像出现了选择性封闭,对于“马龙”这两个字的记忆全部消失了。“也好,重新开始。”张继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尹指导知道这个小子的魂儿彻底回来了。

 

回到国家队的前一晚,张妈妈做了一大桌子好菜,张爸爸给自己的儿子也倒了一杯白酒,饭桌儿上爸爸说了好多话,关于打球,关于做人,张继科认认真真地听着,一口白酒喝下去,眼眶都辣红了。临睡前,张妈妈来到儿子的房间,拿出一块玉挂在他的脖子上:“龙龙,这块儿玉是妈妈在庙里求得的,你带在身上,往后要记得听话,你已经长大了,妈妈放心。”长大以后,他很少听见妈妈叫他“龙龙”——这个和马龙一样的乳名,他再也忍不住眼泪,趴在妈妈怀里哭了出来:妈妈,想到他我就好难受,可是我又不能跟你说。妈妈,对不起,这次我一定会好好打球。“妈妈你放心,我保证再也不犯浑了!”

 

回到国家队的那天是个大晴天,跟离开的那天没有人送一样,回来之后也没有人迎接他。张继科自己提着行李上楼梯,额头上冒出了细微的汗珠,他抬头往上看的时候就瞧见了与人说说笑笑正下楼的马龙。是马龙先对着他笑了,他还是白白嫩嫩的,个子长高了一点,还是没有自己高,脸上的肉少了,眼睛还是那么明亮,张继科也努力的扯了扯嘴角,他知道这个笑容一定很丑。

“你俩认识?谁啊?”倒是马龙旁边的人开口了。

“玘哥,我张继科啊,怎么着,我变这么帅了你都不认识了?”话一出口,张继科就后悔了,这怎么听态度都不算友好啊,说好的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呢,张继科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对呀玘哥,这不继科儿嘛!玘哥要不你先去食堂吧,我帮继科儿把行李搬上去。诶继科儿你住哪间啊?”马龙一边说一边走下来拉住他的行李,这个动作让张继科想起两年前马龙怕黑的时候就会拉住自己的背包带子。

 

没有你参与的两年时间里,我一次都没有想起你,我以为是自己有所长进,没想到见到你还不到五分钟,那些被我深藏在心底的过往就开始往外涌,砸的我心口酸涩。

 

马龙熟稔的语气就好像张继科只是回家过了个周末,他还是那样叫他,不带姓氏,有可爱的儿化音,继科儿继科儿,一遍又一遍地,像小猫的肉爪,一下下挠在张继科的心上。越是这样,张继科的心里越是难受,马龙这样坦坦荡荡的,不就越发证明自己的不堪么,虽然心里早就清楚这是自己的独角戏,可是当现实摆在眼前,还是会难过啊,马龙的每一分坦荡,都是在提醒自己他心事的不可能。

 

不过还好,未来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张继科有信心自己一定可以医治好自己。

TBC

((づ。◕‿‿◕。)づ,人心都是肉长的,说实话这篇文初衷我是BE的,但是看着我可爱的小读者都在刷HE,我已经动摇的不要不要的了⁄(⁄ ⁄•⁄ω⁄•⁄ ⁄)⁄,我承认写虐文很爽,可是HE多暖呀多正能量呀!虐的话,所爱就够了对不对~当然了,我这人说话没准儿,小读者们就当我在满嘴跑火车好嘛~)


评论(11)
热度(56)

© 是我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