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们(獒龙)

第十六集

原本以为斩断了那些拉扯,心情会趋于平静,可事实恰好相反。两个人的成绩都开始下滑,在旁人看来就是四个字:力不从心。

 

张继科的腰伤一天天严重起来,他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只好在地板上铺两层被子,躺在上边养养精神。那些丢失了睡眠的大片空白时间里,他都在想马龙。小时候离开他的那两年里,他很少想起马龙是因为他的选择性逃避,如今看来逃避是没有用的,反而让相见之后的感情一股脑儿的爆发了出来,所以张继科觉得他应该换一种方式:使劲儿的想马龙,也许想的多了就会忘掉,总有一天他能忘掉这个人的吧。

这天队里开会,张继科扶着腰一小步一小步的往会议室挪,他还幻想着也许半路会遇到马龙,善良的小队长一定会过来扶自己的,可是他这一路上谁也没碰到。

会议室里放着一张医务室里常见的小床,那是给张继科特意准备的,他现在只能趴在床上开会了。受伤的小藏獒乖乖的躺在床上记着笔记,他不知道小队长的眼神一刻也没离开过他。散会的时候两个人也只是正常的打了个招呼,弄得张继科心里酸酸的:这人连嘘寒问暖都不会么?真是太过分了。

 

晚上张继科留在医务室里,队医说如果有什么情况好处理,张继科一想反正在哪儿都是趴着,医务室也一样,只不过满屋子药水味儿挺难闻的。迷迷糊糊间他感觉有人走了进来,但是实在是太困了懒得抬头看,那人摸了摸自己的头就没有动作了,难道是队医回来给他量体温了?

“继科儿?睡着了吧。”一听这声音,张继科立马绷紧了身体,是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听那人又说了下去:“唉,训练刻苦是好事,可也不能身体都不要啊,打封闭的事儿今天我才知道,你难受干嘛自己挺着呢,你都说了我难过的话身边还有你,为什么你难受的时候就不来找我呢?我知道自己这么说有点儿出尔反尔,喊停的明明是我,可我还是忍不住担心你。咱们俩呀,不是小孩子了,可以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咱俩身上有很多要背负的东西,所以不能再任性下去了。那个红色的小瓶子我真的挺想要的,算啦不说了,一会儿你该被我吵醒了,我走啦。快点好起来吧,继科儿。”走的时候马龙随手关了屋里的大灯,张继科半张脸埋在枕头里,缓缓地睁开眼睛,才觉得眼泪刺激的眼睛疼。

 

后来两个人的关系缓和了很多,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张继科以为自己经历过了伤痛的折磨,比赛的失利,已经疲惫到无暇顾及其他了,马龙这样待在他身边跟他并肩作战的感觉也很好,可是他在手机上看到一段话,那上面说呀:“我和你,是不是就这么散了,失去爱的人那种感觉该怎么形容,怎么说呢,大概是,身处人海里也觉得孤独,看喜剧都会哭。”张继科觉得矫情,抬手抹了抹湿润的眼角,“太糟糕了,马龙,因为你,我以后看喜剧都会哭。”

 

里约奥运会前的吉隆坡世乒赛,结局很圆满,但过程却很艰辛。张继科记得马龙在所有人面前说相信他,小队长说这话的时候,藏獒先生正在热身准备上场,那场球啊打的特别来劲儿,仿佛在告诉全世界:看到没!马龙相信的人是不会错的!而这一年,他们已经二十八岁。

 

奥运会前的集训在厦门。张继科格外珍惜这次集训,因为他预感到,能和马龙一起过的这样的日子不多了。大赛在即,张继科知道,这是马龙最接近梦想的时候,运动员喜欢用大赛周期来划分自己的人生阶段,从伦敦到里约,张继科看到了马龙的成熟,纵然这过程中马龙的心魔回来过,可现在的马龙已经毫无疑问是金牌最有力的争夺者。而这也许是他们唯一一次真正并肩为王的机会。

 

集训结束后刘指导在总结会上表扬了陈玘,还提到了他出生不久的小儿子,马龙听着很开心,这个以前跟自己住在一个屋儿的师兄,如今已经结婚生子,过的很幸福,张继科也很喜欢小孩子,只不过他那副冷漠的样子小女孩儿见了总是会哭,想到这里马龙偷偷地抿了下嘴角。

 

“龙仔,集训完了晚上一起吃饭,叫上继科,我请客。”陈玘拍了拍马龙的肩膀,马龙乖巧的点了点头。

晚上,三个人坐在火锅店。这家店生意很好,大堂里人声嘈杂,张继科觉得人在队里封闭久了,见到烟火气竟然也格外亲切。马龙其实不太懂陈玘组起来的这三个人的饭局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默默低头吃肉。

“来,龙仔继科,走一个!”陈玘拿起酒杯,一副一口闷的气势,张继科很长时间没有喝酒了,这一杯下去砸的他眼睛有点花。三个人里酒量最好的要数马龙了,他知道陈玘酒量最差,这一杯一杯的喝肯定有事儿,到底怎么了呢?

很快陈玘就有了醉意,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话,“你说你们两个,我从小,从小看到大的,那会儿啊,继科这臭小子也就跟龙仔有个笑脸儿,我也没觉得有啥,咱们龙仔温温和和的,谁看谁不喜欢啊!后来这小子跟我似的,使劲儿折腾,回省队了,我们龙仔那段时间很少跟别人说话,就闷头练球,我看着挺难过的,不就一个张继科么!至于么!我安慰龙仔说没事儿的,以后朋友多的是,比张继科球打得好的人多了去了。诶你猜怎么着?”

“玘哥,你喝多了,别说了。”马龙拦住陈玘,声音都有些颤抖,张继科却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陈玘,那架势就是让陈玘非说不可。

陈玘又喝了一杯酒,笑着说:“我们龙仔啊,跟我生气了!我第一次看他发火,哎呦我这个伤心啊,你说说你明明是我屋里的,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那会儿啊我就知道你们俩,不容易!后来继科争气,杀回来了,这一回来,把我们龙仔高兴坏了,扔下我就帮继科抬行李去了。这些年啊,我都看在眼里呢,我知道你们俩不容易,我不知道你们俩哪儿出问题了,你看看集训这段时间,你俩别扭的,有什么话不能敞开说么!你俩心里有包袱,这样儿不行,说不定哪天就出事儿了,马上就奥运会了,你俩都二十八了啊,二十八了,告诉我,还能不能输得起?还能不能等得起?啊?说话!”杀神成功的起范儿了,马龙和张继科低着头谁也不说话。

马龙突然站起来,倒了满满两杯酒,一杯递给张继科,“继科儿,干了这杯酒,以后这辈子咱们都一起走了,你敢不敢?”

张继科听了只觉得眼眶发热,二话不说干了杯里的酒,“龙,我干了这杯酒,这辈子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不管你敢不敢,你只能是我的人。”

马龙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二十八岁的张继科说起话来怎么还跟小孩儿一样呢。

陈玘偷偷抹了一把眼泪,拉着两个站着对视的人坐下,“我说啊,这就对了。如果连这样的勇气都没有,还拿什么奥运会冠军啊?我啊,是怕你俩因为心里的事儿掉链子把冠军丢了才拉你俩出来谈心,咱国乒队丢不起那个人,行了,心结解开了我也撤了,你俩呢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儿子还在家等我喂奶呢~”

 

送走了陈玘,张继科和马龙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转悠,七月的厦门天气不算炎热,风吹在脸上很舒服。张继科想想觉得好笑,兜兜转转还是绕不开,身边这个人啊,交给谁都不放心,还是自己来保管好了。

“继科儿,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小队长突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藏獒先生有些摸不着头脑,没等藏獒先生想好答案,小队长自顾自的开口说:“我喜欢男孩儿多一点,最好像你,难管一点没关系,我肯定有的是耐心待他,到时候我带他踢足球,给他做肉吃,把他好好养大。你看玘哥的儿子,白白净净的跟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多神奇啊~”

“我是喜欢小孩儿,可我没想过要养一个,因为我觉得啊,有你就够了。咱们俩认识那会儿你才十三岁,可不就是个小孩子么,咱俩这么多年在一起的时间比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还多,要说养啊,咱俩也算是互相养大的了。”说完藏獒先生拉住小队长不再往前走了,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过往的车辆偶尔会把车灯打在他们的身上,忽明忽暗的,真实的,飘渺的。

 

“马龙,我还没好好说过一句喜欢你。你知道我这个人就是霸道,奥运冠军我要,你我也要。咱俩无论何时都是双赢,你想啊,如果你得了冠军,你是我的,所以冠军还是我的~你也一样对不对?马龙,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说完这话的藏獒先生脸红的不像话,小队长主动送上一个拥抱,在藏獒先生怀里闭起眼睛,无比的安心。“我也没好好说过一句,张继科,我也喜欢你,最喜欢你。”

TBC

((づ。◕‿‿◕。)づ他们一定会好好在一起❤)

 

 


评论(6)
热度(84)

© 是我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