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们(獒龙)

第十集(这集有点长~)

张继科很开心,他回来以后,依旧是马龙最好的朋友。

每天例行的队内教练员讲话,他们俩永远都站在一起;每天去食堂吃饭,他们俩永远坐在一桌;每天训练完回宿舍,他们俩永远一起走。那两年时间好像并没有发生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以从未间断的形式向前发展着。

张继科努力了很久很久,才跟那时的马龙并肩。

有些感情压抑久了,仿佛就会被遗忘。张继科就是这样,他学会了知足,能够每天跟马龙在一起,几乎参与他现在生命的每一秒钟,还奢求什么呢?可是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这世界上藏不住的,只有咳嗽和爱。闭上嘴不说,可眼睛会出卖心情。

 

“继科儿!今天玘哥生日,说好了晚上要出去聚一聚,咱俩一起走哈~”

“行,玘哥喜欢什么呀,我还没给他买生日礼物呢。”

“不用了您,我喜欢小龙人儿,送我一个呗!”陈玘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搭在马龙的肩上,眼神颇有些挑衅意味的看着脸色已经不太好看的张继科。

“玘哥,我上哪儿给你买小龙人儿去啊?马龙算不算?算的话,你不正搂着呢么,跟我要什么呀~”张继科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害怕,他知道陈玘很喜欢马龙,队里的人几乎都喜欢马龙,可是自己的喜欢跟他们不一样,这是不是被陈玘看出来了,所以才会说出这话逗他?而且这样说的话马龙会不会生气?

“得了吧,你这人没意思,给你,我才不要。”陈玘一脸失望的把马龙推到张继科身边,“晚上可别迟到了啊!对了龙仔,你小心点,别路上被张继科给拐跑了啊!”

马龙也不说话,只是笑,等到陈玘走远了,才扭头对张继科说:“继科儿你别往心里去啊,玘哥就这样,爱开玩笑~”

“我知道~诶你说他明明跟我是一个师门下的,怎么好像更喜欢你啊!”

“嫉妒你比他帅哈哈哈哈哈~”马龙说着搭上张继科的肩,两个人说着话走出训练馆。张继科比马龙高出一个头,从背后看这姿势还挺别扭的。张继科很少主动搭马龙的肩,因为怕自己心猿意马,怕被别人看出来自己那点小心思,做人真难啊!

 

张继科第一次看马龙喝醉。都说酒后吐真言,看着路走走不稳的马龙,张继科心里被压抑的那点心思又开始往外涌了。出来吃饭的只有张继科和马龙是同龄,散伙后自然是他俩要一起回去的。张继科扶着马龙站在路边等出租车,夜里风有点凉,马龙一直哼哼唧唧的,额头上出了点儿汗,张继科赶忙抬起手捂住了马龙的额头,怕他再被风吹感冒了。

“继科儿~”马龙清亮的喊了一声。

“啊?我在这儿呢,难不难受?没事儿再等一会儿就有出租车了啊!”张继科朝路两边望着,这明明算是一条繁华的街道啊,这会儿连个出租车影儿都看不到。

“出租车?不行!太贵了!你没钱啊!我请你,请你走回去,咋样!”马龙说着就拉着张继科往前走。

“小祖宗啊,就你喝这样,咱俩走回去都后半夜了!”喝醉的马龙劲儿出奇的大,张继科拽都拽不住。

“后半夜就后半夜!今儿队里放假!你别怕,这回没人会赶你走了~”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沉默了,张继科也松了力,任由马龙拽着。走着走着马龙没了力气,脚下的步子慢了下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张继科,那人的眼眶都红了,马龙心里一紧,“继科儿,你眼睛怎么红了?”

“啊?风,风大,吹得。”张继科不敢去看马龙的眼睛,用手胡乱抹了把脸,把马龙又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继科儿,你看看我眼睛,是不是也吹红了?”马龙停下来不再走,语气软的像个小孩子。张继科扭头看了一眼身边人的眼睛,红的不像话,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马龙本来就白,加上喝了酒,鼻头也红红的,那样子特别滑稽,看的张继科笑出了声,笑着笑着就笑了一脸泪。

“继科儿你干嘛呀,你哭呢还是笑呢?你喝傻了你?”马龙拉着直不起腰的张继科,怎么拉也拉不起来,索性就跟他一起蹲了下来,“继科儿!男子汉大丈夫!不能随便流眼泪知不知道!”马龙板起脸,像模像样的教育起这个哭的不肯起来的人。

“马龙,我······我难受。”张继科把脸埋在膝盖里,声音闷闷的。

“没事儿,我也,也难受,咱俩在这儿吹一会儿风就好了,吹一会儿啊,你脑袋就清醒了,清醒了就不难受了,真的~”马龙一边说一边抚摸着张继科的肩膀,一下一下的,让张继科很安心。

两个人在马路牙子上坐了一会儿,张继科就拉着马龙起来了,“诶诶诶等等等,慢点,我脚麻了!”马龙说着倒在张继科怀里,“你这点出息~跺跺,使劲儿!”张继科看着马龙跺脚的样子,忍不住大笑出来,笑声在这深夜的街道上显得特别突兀,马龙踮起脚要捂张继科的嘴,拉拉扯扯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拥抱。

马龙歪着脑袋靠在张继科的怀里,“继科儿,你心跳咋这么快啊,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姑娘啊,啊?”说这句话的马龙语气完全变了一个样儿,冷静的让张继科害怕,张继科绷紧了身体,大脑一片混乱,他害怕下一秒马龙就会推开自己,跟两年前那个人一样对自己说“恶心”。

可是马龙没有,他慢慢地推开张继科,眼神还是带着醉意的,像是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那样露出笑容,“哈哈哈哈哈张继科儿你个小怂包!瞧给你吓得!不行不行我笑的肚子疼~诶呦呦~”

张继科跟着干笑了几声,心跳却还是突突的,他感觉得到,马龙并没有完全喝醉。自己居然被一个醉酒的人试探了,失败啊。

 

两个人折腾到宿舍果然是后半夜了,马龙的酒好像一点儿都没醒,上楼的时候赖在张继科身上嘟囔着头疼,“再坚持一会儿,我那儿有药,是谁非要走回来的,现在疼也得忍着。”张继科扶着马龙上楼梯,累的有点喘。好不容易把这个小祖宗弄到宿舍门口,这人拽着张继科的袖子不让走,哼哼唧唧的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拉扯了一会儿宿舍门开了,陈玘一脸杀气的出来了,“继科,你屋钥匙给我,我上你那儿睡去,小龙人这样儿我可受不了。”张继科立马在包里翻钥匙,陈玘又开口了:“你俩可真能折腾啊,到底谁过生日啊,我看你俩可是借着我的生日好好放松了一把,明儿还有训练呢,悠着点啊年轻人。”拍了拍张继科的肩膀,陈玘转身走了。

 

马龙这会儿有点困的意思了,被张继科摆弄着脱衣服、盖被子特别乖。张继科看着心都化了,原来有人醉酒都这么可爱。上一次两个人一屋睡还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第二天张继科就拉着行李回了省队。安顿好了马龙,张继科看了一眼陈玘的床,不行,他有洁癖,陈玘的床不能睡,正纠结着,床上的小祖宗开口了,“继科儿,上来,躺我这儿。”说着还用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特别乖巧的往里挪了挪,张继科立马脱鞋上了床,马龙拉住他的手,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别怕继科儿,队里放假了,这回没人会赶你走的。”说完就只剩下呼吸声,稳稳地睡去了。张继科抬起另一只手捂住眼睛:马龙太欺负人了,喝醉一回把自己弄哭两次,下次一定拦着他不让喝了。

TBC

 ((づ。◕‿‿◕。)づ,写到中间的时候自己都有点泪目了。这集算不算糖里有刀啊~好啦,今天我要早点睡啦,晚安❤)

 


评论(3)
热度(97)

© 是我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