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很喜欢你。

所爱(继科哥哥的视角来啦~)

我很舍不得他结婚。这个世界冠军再也不是我的了。

他跟我完全不是同一种人。最开始,我很羡慕他,羡慕他勤恳踏实的练习,羡慕他强大柔软的内心。后来,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我越来越习惯跟他在一起,在我有限的年轻生命里,只有乒乓球和他为我所爱。

很小的时候,我们有过一个约定:一起在奥运会的赛场上争夺冠亚军。这个约定几乎是支撑我走完最后几年职业生涯的唯一理由。他总是能带给我无限力量,我记得有一篇新闻报道写按张继科的性格,就算腰折了,也会把比赛打下去,其实不是的,我也是人啊,我也会疼的,能不能把比赛打下去不是性格的问题,而是他在不在。

那段时间,我腰疼的厉害,不打球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废人,躺在床上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我也有过不再拼下去的念头,可是他来看我。

他喜欢叫我继科儿,带着特别可爱的儿化音,他只是问我腰疼的怎么样了,就再说不出别的,但是他会陪我坐一个下午,跟我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看着他逗道哥玩的时候,我好像就忘了我的腰疼。

慢慢地我的伤病有所好转,我是谁啊,我可是张继科啊,没有什么能够打败我,我还有心愿没有完成,我没有理由中途退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配站在他的球台对面。

 

你们有过这样的困扰么?就是分不清某种感情。我从没想过我会失去他,可是当他把姑娘领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开始慌张失措,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害怕,他结婚,我本该高兴的。

我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我好像浑身都长满了刺,很少有人愿意真的亲近我,可是他愿意,他一接近我,我身上的那些刺好像就变成了柔软的绒毛。

我特别喜欢纹身,因为纹身真的很疼,那种身体上直接的痛感让我觉得头脑清醒。有一段时间,我喜欢喝酒,酒精的麻痹好像也能帮我解决一些问题。

不管我有多少伤病,我都不害怕,我拼了命的拉长自己的职业生涯,好像我一旦退出,我也会离他越来越远。一想到我们的交集会越来越少,我们会有各自的家庭,我们会远离彼此的生命,我就开始害怕,这种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明显,直到他跟我说他要结婚了,我心里的某座城池轰然倒塌,我的茫然无措一时间暴露在明晃晃的阳光下,这样的我实在是太可笑了。

我没有办法阻止这件事的发生,我是讲道理的,可是在这件事上,我没有理,我总不能跑到他面前说你别结婚了,我舍不得你。这样太奇怪了。可是那些我不明所以的心情实在无处安放,有时候我也想跑到他面前蛮不讲理的要他陪我把这些心情梳理明白,可我终究不敢。

是啊,我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我是一个曾经站在世界顶端的人,我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偏偏遇到他,我变得畏手畏脚,小心翼翼,这样真的太不张继科了。

既然我理不清思绪,那就顺其自然吧,把一切交给时间。我学着让自己远离他,过没有他的生活。可是在他结婚的前一天我还是犯浑了,我找到他,假装喝醉,放任自己挽留他,就像一个要糖吃的小朋友。

我说了许多没头没脑的话,让我更难过的是,他也一样,那他是不是也怀着跟我同样的心情?但事已至此,又能怎么样呢?楼顶的那场日出,是我一个人看完的,我没有叫醒他,因为我觉得没什么意义,那件披在我俩身上的棉衣,是我特地挑的大红色,我最好的兄弟要结婚了,红色,喜庆。

后来呀,他过的很幸福,我满世界的游荡。在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我想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人不能占有欲太强,就好像我,他本来就不属于我,只是陪我走过一段路的人,我偏偏想要把他留在身边,那这样的我,注定是痛苦的。

我该知足的,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把他小孩的照片发给我,肉嘟嘟的,特别可爱,我看着照片笑的很开心,我很长时间没有那样开心过了。这样的我们真好。

 

又过了几年,我遇到了一个笑起来很漂亮的姑娘,她小我八岁,她不是很白,跟他不一样。我们相处的很好,我跟她求婚了,她开心的一直哭。我们俩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他结婚那天,我们俩在楼顶,他头也不回的跑,要我喊结婚祝福给他,可在梦里我喊的是:

马龙,我腰疼!我疼得要死了!马龙!

 

醒来以后我的枕头上都是眼泪。马龙,我真的腰疼。

 

(给看到这里的你一个抱抱(づ。◕‿‿◕。)づ,说不出别的了,明明有一肚子的话。无论是我笔下的还是真实的继科哥哥,我都特别喜欢,也莫名的心疼。好想摸摸他的头,给他一个抱抱,希望我们继科哥哥一辈子健康平安,幸福快乐~再次感恩看到这里的小读者们,么么哒~比心❤)

(等一下!龙队的明天写哦,自己快要拿刀把自己戳死了,我缓缓······)

评论(19)
热度(116)

© 是我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