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很喜欢你。

所爱

写在前面:之前是龙队的迷妹,现在是继科的迷妹⁄(⁄ ⁄•⁄ω⁄•⁄ ⁄)⁄,感恩每一个愿意把我写的东西看到最后的小可爱,比心~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圈地自萌什么哒最萌啦~\(≧▽≦)/~最后,愿我们獒龙健康平安,幸福快乐么么哒(づ。◕‿‿◕。)づ


马龙结婚那天,张继科醉的一塌糊涂。

有句话这样说,人往往在喝醉的时候最清醒。张继科看着台上搂着新娘的马龙,脑海里都是过去的那么多年两个人在一起打球的画面,慢慢地心底涌出一丝酸涩: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到头来他还是扔下我,跟别人双宿双飞了,真不够哥们儿!

张继科这个人向来藏不住脾气,情绪都写在脸上,所以大家对于他在马龙婚礼上喝醉这件事儿也就见怪不怪了,就好像姑娘们总爱在闺蜜的婚礼上哭得一塌糊涂,男人嘛也该有自己的宣泄方式。张继科和马龙关系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但有一件事只有马龙和张继科知道。在马龙结婚的前一天,张继科就当着准新郎的面喝醉了,并且耍起了酒疯,拉着马龙的手死活不让人家走,非要进行什么婚前心理辅导,他一单身狗也真是好意思。最后被磨得没有办法,马龙只好留下来,在某酒店的22层天台上陪某人吹风。

“这上边风还挺大啊。”张继科裹紧了身上的外套,眯着眼睛看站在他对面的马龙,一瞬间有些恍惚,好像对面的那个人还是少年的模样,好像下一秒两个人就要被教练叫回去打球。

“继科儿,你说咱们俩认识多少年了。”马龙并没有理会张继科刚才的话,自顾自的说了这么一句。

“记不清了,好多好多年了,诶我说你不是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不得已才结婚的吧!”

“瞎说什么呢你,没个正型儿!”马龙笑骂着,好像是故意不去看张继科微红的眼眶,两个人的嘴里冒着白气,北京秋天的深夜,还真是挺冷的。

“继科儿,你想不想再跟我打一场,反正我特别想。退下来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过得特别没劲,虽然当着教练带一帮小毛孩儿,也没离开乒乓球桌儿,但总觉得不一样了,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说呢,反正就是啊,特没劲。你呢,连个教练也不当,好像过去的那么多年都是别人逼你打球似的,等到终于不用打了,跑的比谁都快,来你跟我说说,你怎么想的你,啊?”

张继科就安静地听马龙在一旁说着,他的龙队从十五岁那年就是这样一副嗓音,清脆的,甜腻的,怎么听都不厌烦。“我啊,我那会儿做完手术,躺在医院成宿成宿的腰疼,一闭上眼睛都是咱们打比赛的画面,跟他妈放电影一样挥都挥不去,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抓着我,让我不得安生,后来我就索性不睡了,我让我妈把我这些年得的奖杯奖牌都拿过来,我一个一个的看,每看一个就想想那时候的事儿,那时候的人。”

“我怎么都不知道呢,”马龙打断张继科的话,一开口竟然都是哭腔。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红着眼眶,仿佛在较劲是谁先掉下眼泪来,没过几秒,张继科抬起手呼噜一把脸,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说:“你他妈在我眼前晃悠十几年了,烦,也就不想什么事都让你知道了,咱俩就算是一个妈生的,也不用对彼此毫无保留吧。”马龙一时间被张继科莫名其妙上来的火气整懵了,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要说什么。

“马龙,咱俩10年的时候,在科威特,得了一个双打冠军,你还记得那会儿回到房间,你跟我说了什么么?”

“啊?嗯记得,我说继科儿,以后咱俩在奥运会上打单打吧,分个高低,看看到底是谁厉害,等到时候,得金牌的人请银牌的人吃牛肉面。”

“对,你就是这么说的,傻了吧唧的,我当时挺惊讶的,因为这不像是你说出来的话,你心里边装着大事儿我知道,但要听你说出来还真挺不容易的,所以你把这话一跟我说,我就放在心上了,哪怕后来我真的疼的要死,我一想还没跟你在奥运会上分个高低,我就不甘心,这么挺下来,就挺到里约了,说真的,我也挺佩服我自己的。”张继科说完走过去拉着马龙坐下,明天北京一定是个大晴天,今晚夜空的星星特别的亮。

马龙背对着张继科坐下,用手背擦眼泪,可这眼泪越擦越多,就好像被拧开的水龙头开关,张继科用手肘轻轻地碰了一下马龙,轻声问他:“诶你知道我看那些奖牌看了多久吗?”马龙轻轻地摇了摇头,张继科轻笑着说:“三个月,我看了整整三个月,好像把打球的这些年又过了一遍,你说也是奇怪,我把这些东西看完腰也好的差不多了,那天,你带着你家那位来看我,那是你第一次把姑娘领到我面前,咱们仨聊得还挺好的,你们走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那会儿我就下定决心,再也不碰乒乓球了,老子为了打球腰都快打折了,再也不打了。”

“继科儿,有些事儿就忘了吧,忘了好。做人别太倔了。走,回屋儿,一会儿吹感冒了,明儿我怎么结婚啊!”马龙一边说着一边拉张继科起来,没想到被张继科一借力拉了回来,“走什么走,就你这身体素质还能被吹感冒啊,再说了我早有准备,喏~”

说着张继科不知从什么地方拽出了一件大棉衣,以前国家队集训穿的那种,通红通红的,两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挤在一件棉衣里看起来还真不是一般搞笑,“诶你是不是假装喝醉的!故意把我捆在这儿是吧!”马龙被眼前这个人气笑了,“我说我是故意的你能怎么样,现在想跑也跑不了咯!明儿你就结婚了,今天就陪陪我这个孤家寡人呗,这楼顶也够高,咱俩啊还能看一次日出呢!”张继科笑着耍赖。

“你呀~”

两个人就这样裹在一件棉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是张继科先睁开了眼睛,22层的楼顶,太阳刚刚露出半个脸,朦胧的光打在脸上很舒服,两个人挤在一件棉衣里也不觉得冷,张继科没有叫醒马龙,只是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说话声音很轻,很快就消失在北京的清晨里。

 

马龙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叫醒的,那头找人都快找疯了,马龙从棉衣里窜出来,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喊:“继科儿啊!你快祝我结婚快乐啊!快啊!要来不及啦!”

“结婚快乐!马龙!祝你结婚快乐!”张继科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撕心裂肺的喊着,马龙的背影越来越模糊,一定是阳光太刺眼了,直到那人的身影再也看不见,张继科才又坐下来,“真他妈狠心,连个头都不回,我祝你屁快乐!”一个人裹着棉衣的他开始小声呜咽,到最后放声大哭。

 

这边马龙气喘吁吁地跑到停车场,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跑这么快,就像后边有一个会吃人的猛兽在追他,直到坐进车里,系上安全带,他再也忍不住泪水,趴在方向盘上,肩膀不可抑制地耸动着,他脑海里都是年少时的那个夜晚,被罚完万米跑的张继科和他坐在绿茵球场上,二十岁的马龙抱怨二十岁的张继科:“你违反队规偷偷跟小姑娘拉手就算了,干嘛还拉我下水!累死我了!”

“哈哈哈哈哈,小姑娘手拉着可舒服了~怎么着,你不愿意我偷偷出去找小姑娘啊?”张继科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看上去特别欠揍。

“继科儿,好好打球,别想别的行么,你一定会成为世界冠军的,我也是,咱们不是说好了一起么,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马龙皱着眉头,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那也是北京,只不过那会儿是盛夏,夜晚的天空星星依旧很亮,张继科仰起脖子看天,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嗯,我好好打球,我们一起成为世界冠军。”马龙开心的转头看张继科,不得不说,二十岁的张继科还是一身桀骜不羁的少年气,太好看了。

“继科儿,等以后,我是说我们都成了世界冠军以后,就可以拉小姑娘的手了吧,你说说你都想跟她干什么呀?”听到同伴的承诺后,马龙开心的躺在草坪上,闭起眼睛感受盛夏夜晚的微风,凉凉的,很舒服。

张继科低头看了一眼满脸笑意的人,一本正经的说:“我要带着我喜欢的人看日出,然后在那天结婚,这样我们就算是一起度过了彼此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吧。”

“你还挺浪漫的啊!”

“那是~”

 

后来,婚礼正常进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至于那些关于彼此的故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


 TBC(先给看到这里的你一个抱抱(づ。◕‿‿◕。)づ,也许还会写继科和龙队视角的内心~欢迎阅读(づ ̄3 ̄)づ╭❤~)

 


评论(17)
热度(111)
  1. 铁马秋风大散关瑶妹一米八 转载了此文字
  2. 瑶妹一米八是我呀 转载了此文字
    🙃🙃🙃🙃🙃🙃

© 是我呀 | Powered by LOFTER